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俊

 
 
 

日志

 
 
关于我

祖籍:广东湛江 一个有固执理想的人。 电子邮箱:lj198404@163.com 个人QQ:714063246

网易考拉推荐

举报华侨大学06级研究生吴宇迪抄袭我本人文章  

2010-12-08 17:3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侨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企业管理06级研究生吴宇迪抄袭我本人文章发表在华大青年报上。
http://tuanwei.hqu.edu.cn/huaqing/?thread-69-1.html#
大学需要培养仰望星空的人(我的原文)
http://blog.stnn.cc/lijun849/Efp_Bl_1001876944.aspx
------------------------------------------
抄袭者吴宇迪发表的内容


现代大学需要培养“仰望星空”的人


工商管理学院  吴宇迪(研究生)

 

黑格尔曾经说过,一个民族只有具有了一些“仰望星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如果只是关心眼下的事情,这个民族是没有未来的。或许一个民族的希望就在于要拥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那么我们的大学又如何能承担起这个责任呢?

 

冯友兰先生曾说过,大学教育除了给人以专业知识外,还应让学生拥有一个清楚的头脑,一颗热情的心。现在的多数大学过于讲究实用、同时又过于功利,对于那些理想主义却无法包容。某些高校之中,大学教育被同化为职业培训。这种体制下,大学越来越倾向于培养实用型人才,却几乎不能培养出“仰望星空”的人。

 

在现代的大学里,我们更需要那些那种思想活跃的人,而不是中规中矩、整齐划一的所谓“人才”。如何培养那些“仰望星空”的人,我觉得需要一种自由的制度。在当今大学校园里充斥着各种条条框框,又何谈创新呢?英国哲学家怀特海说过一句话:什么是教育?教育就是把你在课堂上学的东西全部忘记了,把你为考试背的东西全部忘记了,那剩下的东西就是教育。怀特海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是使智力活动成为习惯和能够融入身心的基本原理,至于那些具体的知识,如果你不用,是很容易忘记的,如果你要用,又是随时可以从书本上查到的。
      在刘道玉时代,武汉大学做的很多教育改革尝试,直到今天中国绝大多数大学也没有超越。比如推广学分制,学生可以自由选择专业,自由转系,所有课程可以选修,甚至可以不听课自己进行研究,活跃校园文化等等。这些办学思想本来是一种非常进步的想法,可是却遭遇到逆流。这个也和大学独立性有关,毕竟中国的大学投资基本上是依靠**,于是也就难免受到**的过度控制。于是,大学也就丧失了独立性,自主性也就随之明显降低。

 

多年以来,大学不能根据自身需要挑选原材料,而是通过高考这一单调的方式,包括那些保送生也必须达到教育部政策的规定。盲目的行政干预,不仅影响大学本身独立性,同时也滋长大学内部的权力斗争。本来的那些学术研究者和教育工作者却搞起了权力斗争,从校级领导到系主任,级级争权夺利,官本位、利本位思想严重。大学校园政治色彩增强、而学术研究能力却被不断弱化。
   
大学教育的成败对于一个民族的未来说,是影响深远的。或许正如黑格尔说的那样,如果所有人只是关心眼前的事情,这个民族是没有未来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大学教育只是让每个人关心自己眼前的那些事情,那么中华民族的未来就是很危险的了。
大学需要培养职场精英,培养未来各个领域的核心人物,这个目标并没有错,但是大学同样也需要培养那些“仰望星空”的人。或许他们无法全都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但是他们的精神和思想却代表着这个民族的希望。
   
蔡元培从德国回来后,把柏林大学的模式、治学理念拿来治理北京大学,只有一二十年的时间,就把北京大学变成了一所真正的大学,变成整个民族精神的摇篮,于是北大才开创了中国崛起的百年。有人真正反思过从蔡元培的治学理念吗?冷静思考,可以看看我们的大学校长们都在忙些什么?
   
大学教育应该培养“仰望星空”的人,但是我们的体制却把他们抹杀了。各种形形色色的考试,还有多少标准存在我们的大学校园中?在这种局限下,他们还敢“仰望星空”吗?在校园里,我们无法通过“仰望星空”寻找到真理。追求真理的过程,无时无刻不屈服于各种权威之中。大学和社会的和谐性提高了,然而个性却要消失了。
   
如果现代大学无法培养出那些“仰望星空”的人,那么还有什么颜面不断喊“我们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大学出的问题,是一个社会的责任,这其中有非常复杂的因素,包括体制、文化、价值、以及这些东西存在的不同的约束条件。但是,不管怎样,我仍然相信我们民族的希望在大学,尽管对于大学来说仍然“任重而道远”。

 

================================

 

我文章原文内容:


大学需要培养仰望星空的人
李俊
大学教育作用是什么?我想这个问题讨论过很多次,不同的人在理解方面也会差异的。在我看来,大学教育根本目的就是要培养那些人格健全、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学生,这样的学生,才是社会进步的真正力量。在这里,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一个民族只有有那些关注天空的人,这个民族才有希望。如果一个民族只是关心眼下脚下的事情,这个民族是没有未来的。
   或许一个民族的希望就是需要拥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那么大学又如何承担起这个责任?可是当代大学却过于讲究实用、同时又过于功利,对于那些理想主义却无法容纳。大学理念在青春校园出现了冲突,在某些高校之中,大学教育被同化职业培训场所。冯友兰先生提出过:大学教育除了给人以专业知识外,还应让学生拥有一个清楚的头脑,一颗有热情的心。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所谓大学和大学宗教教育的古典方式最早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学院并一直可以延续到启蒙时代之前。
   或许大学教育的意义就是教育是育人,就是要把学生培育成真正的人,亦即人的宝贵禀赋都得到发展的人,而不是仅仅能够满足社会上、市场上某种需要的人。在周国平看来,他认为人身是有三样东西是最宝贵的。第一个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最宝贵的,没有生命其它一切都谈不上。第二个是头脑,人是有理性能力的,有智力活动的。第三是灵魂,人是有精神需要、精神追求、精神生活的。
   这种体制下,大学或许喜欢过于培养实用人才,追求一些硬性的指标,而却忽略真正需要培养的仰望星空的人。在这里,我先和大家讲一个故事。姚国华的《大学校长的禀赋》文章中讲述,“泰勒斯是一个商人,可是他不好好经商,不好好赚钱,他老去探索些没用事情,所以他很穷,赚不到钱,他有一点钱就去旅行就花掉了,所以有人说哲学家是那些没用的人,赚不到钱的人,很穷的人。泰勒斯有一年运用他掌握的知识赚了一笔钱,当然这个说法可能有杜撰的意思,他知道那一年雅典人的橄榄会丰收,然后租下了全村所有的榨橄榄的机器,于是乘机抬高垄断了价格就赚了一把钱,以此来证明哲学家,有智慧的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有更乐于追求的东西要去追求,赚钱,如果他想赚的话,他是可以比别人赚得多的,不过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还有一个说法说泰勒斯有一天晚上走在旷野之间,抬头看着星空,满天星斗,可是他预言第二天会下雨,正在他预言会下雨的时候,脚下一个坑,他就掉进那个坑里差点摔了个半死,别人把他救起来,他说谢谢你把我救起来,你知道吗?明天会下雨啊,于是又有个关于哲学家的笑话,哲学家是只知道天上的事情不知道脚下发生什么事情的人。”可是在大学里,我们却需要那些知道天上的事情的哲学家,需要那种活跃的思想,而不是规格的人才。如何才可以真正培养那些仰望星空的人,我觉得需要一种自由制度。然而当代大学,各种条条框框充满整个校园,那么如何进行所谓的创新?英国哲学家怀特海说过一句话:什么是教育?教育就是把你在课堂上学的东西全部忘记了,把你为考试背的东西全部忘记了,那剩下的东西就是教育。怀特海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是智力活动的习惯和融入身心的原理,至于那些具体的知识,如果你不用,是很容易忘记的,如果你要用,又是随时可以查到的。
  姚国华说,“在刘道玉时代,武汉大学做的很多教育改革尝试,直到今天中国绝大多数大学也没有超越。比如推广学分制,学生可以自由选择专业,可以转系,所有课程可以选修,甚至可以不听课自己研究,校园文化非常活跃。”这本来是一种非常进步的想法,可是却遭遇到逆流。这个也和大学独立性有关,毕竟中国的大学投入基本上依靠**,于是也就是受到**控制。正这样,大学就丧失了所谓独立性、大学自主性就明显降低。多年以来,大学不可以根据自身需要挑选原材料,而是需要通过高考方式,那些保送生也必须达到教育部政策规定的。盲目行政干预,不仅影响大学本身独立性,同时也滋长大学内部权力斗争。本来那些具备做学术研究学者却搞起权力斗争,从学院的院长到校级领导的争夺。大学校园政治色彩强化、而学术威望却被弱化。
或许大学教育成败并非没有影响当时经济发展、或者无法证明两者的关系,但是对于一个民族的未来说,却是影响深远。或许正如黑格尔说的那样,如果一个民族只是关心眼下脚下的事情,这个民族是没有未来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大学教育只是让每个人关心自己脚下的那些事情,那么民族未来就是很危险的。
大学需要培养精英,培养未来领导人,这个目标并非没有错,但是大学同样也需要培养那些平凡的仰望星空的人。或许他们无法成为这个社会精英,但是他们精神和思想却代表着这个民族的希望。
  蔡元培从德国回来,把德国柏林大学的模式、治学理念拿来治理北京大学,只有一二年时间,就把北京大学变成了一所真正的大学,变成整个民族的新的精神的摇篮,于是北大才开创了中国的20世纪。从蔡元培治学理念之中,当代大学校长需要做什么样的反思?然而这个问题,有人真正反思过吗?冷静思考,可以看看我们的大学校长都在忙什么?
  或许大学教育应该培养仰望星空的人,但是我们体制却把他们抹杀了。各种形形色色的考试,还有多少标准答案存在我们的大学校园?在这种局限下,他们敢仰望星空吗?在校园里,我们无法通过仰望星空寻找到真理了,或者追求真理的过程,可是无时无刻屈服各种权威之中。或许大学和社会磨合性提高,然而个性却要消失了。
   如果大学无法培养那些仰望星空的人,那么还有面子在不断喊,我们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吗?大学出问题,是一个社会的责任,这其中有非常复杂的因素,包括体制、文化、价值、以及这些东西存在不同的约束条件。不管怎么说,争做仰望星空的人信念应该不会改变的,所以大学出路还是有希望的。
2007-6-20


 

  评论这张
 
阅读(15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