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俊

 
 
 

日志

 
 
关于我

祖籍:广东湛江 一个有固执理想的人。 电子邮箱:lj198404@163.com 个人QQ:714063246

网易考拉推荐

从开车送亲戚送成黑车说起  

2012-06-08 03:14:30|  分类: 真实世界的经济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开车送亲戚送成黑车说起

李俊

据《扬子晚报》报道,“江苏泰兴的潘先生送亲戚到南京机场搭乘飞机,抵达机场时亲戚为了表示谢意,在车上放了过路费和油钱共650元,刚好被‘抓黑车’的稽查人员看到,潘先生被处8000元的罚款。对此交通运输处回应:潘先生无营运资质,双方有收费事实,此次执法于法有据,程序合法。”

交通运输处工作人员答道:“只要是符合以下行为要件:1、不具备公共客运资质;2、涉及金钱交易,那可以认定非法运营的性质,只要是涉嫌非法运营,就触及到相关法规,那法律对此都是使用同一准绳去处理的。”

实际上,这种解释只能说交通运输处工作人员可耻到极点了。有网友在跟帖上说,“1 男女之间有性关系; 2 男的给过女的钱用 ; 结论:卖淫嫖娼。”交运处工作人员并且还强调,即使是亲戚关系,照样是非法的。既然亲戚关系都可以惩罚,那么下步是否发展老公送老婆去机场做飞机,老婆给钱老公,一样可以惩罚。

见过很多无耻的执法,但是像南京交通运输处这么无耻的,还是第一次见。交通运输处强调,“如果因为亲戚乘驾就不处罚,那就是对被处罚的其他黑车司机的不公平。”因此,我建议交通运输处还要补充一下,“如果因为是夫妻关系或者父子关系乘驾就不处罚,那就是对被处罚的其他黑车司机的不公平。”

本来,打击黑车就是有问题,但是为了罚款而如此离谱认定黑车,这是可耻的升级版。一直以来,政府总是给黑车进行抹黑,从而借此机会罚款。打击黑车可以保护住了出租车业的高额垄断利润,但是却以损害整个社会福利为代价。黑车与老百姓之间的交易是一种互惠互利的行为,这点是不可否认的。老百姓之所以选择黑车,那是因为黑车能够比正规车带来更多好处。事实上,所谓的黑车不仅廉价,并且还能够提供优质服务。因此,黑车在市场上获得了一份生存空间。

实际上,造成的哥生存困境的并不是黑车,而是政府对市场保护政策。可以说,出租车这个行业利润是非常高,但是那些出租车司机并没有因此分享到。这种高利润是市场垄断造成,而不是自由竞争形成。因此,要维持这种高利润,只能选择打击黑车。然而,维持高利润并没有让那些出租车司机得到好处,而是政府通过高价拍得出租车的牌照方式吞掉。

  黑车和正规车差别,就在于是否有牌照。很多运营车辆没有获得这张牌照,只能成为政府名单中的"黑车",必然成为打击对象。由于政府对出租车数量管制,一些大城市出现了打车难。因此,黑车在一定程度解决人们打车难,同样造福了于这个社会。同时,一些城市郊区,黑车也起了很大程度造福社会。

    在北京的一些郊区县城,有一种5元出租车。一位乘客对5元出租车评价是,“首先,价格很低廉。尤其在坐过北京市内的出租车以后,坐这种5元出租车,尤其感觉便宜。其次,要车很方便。出门前在家里打电话要车。基本上出门下楼到小区门口以后,车子就到了。拉门上车,十分方便。如果打电话的车队恰好在附近没有车--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也出现过,那不用废话,只要给另一个车队打电话,一般就可以叫到车了。”这种黑车对人们出行有了很大帮助,再加上由于廉价,所以很受欢迎。同时,还听说政府逐渐放弃了打击,部分承认了黑车的合法地位。

    面对交通的压力,拼车有利给交通减负,并且也符合所谓的低碳生活。可是这种体制下,拼车搞不好的话,就成为官方打击的黑车对象。不管怎么说,黑车有利消费者,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2012年6月8日

向大家推荐李俊著作《为什么剩女不结婚》

陈冠希就“激吻照”正式道歉

方宏进女儿斥父亲抛妻弃女劣迹斑斑


《为什么剩女不结婚》中国移动手机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882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